<menuitem id="5zdpr"><strike id="5zdpr"></strike></menuitem>
<var id="5zdpr"><video id="5zdpr"><thead id="5zdpr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5zdpr"><video id="5zdpr"><menuitem id="5zdpr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5zdpr"><strike id="5zdpr"><listing id="5zdpr"></listing></strike></cite>
<cite id="5zdpr"></cite>
<var id="5zdpr"><video id="5zdpr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5zdpr"><span id="5zdpr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5zdpr"><video id="5zdpr"><menuitem id="5zdpr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5zdpr"><span id="5zdpr"></span></cite>

1小时最高10元!共享充电宝企业却还在亏损,钱被谁赚走了?

共享充电宝终于也成了价格“刺客”。曾经每小时收费0.5元的共享充电宝,如今在部分点位已涨到4元至8元,最高甚至达每小时10元。

不过,共享充电宝价格一路飙涨背后,定价权却不掌握在企业手里,钱被谁挣走了?

谁在定价?

“前两天吃饭借了个充电宝,吃完饭归还时吓了一下,竟花了15元!手机还没充满电,充电宝什么时候这么贵了?”北京的张先生近日向中新经纬表达了自己的疑惑。

张先生还展示了其历史订单,截图显示,一年时间内,张先生家附近的共享充电宝涨价不少。

2021年某天张先生在北京通州某商场借了1小时充电宝,支付了4元,2022年,张先生在相距不远的另一商场借了同品牌的充电宝,2个多小时需要支付15元。

中新经纬走访发现,在北京,不少共享充电宝的价格涨到了每小时4元左右,一些热门景区高达7、8元每小时。而据媒体报道,在一些点位,价格甚至能达到10元每小时。

据了解,目前共享充电宝分为自营和代理商两种模式,代理商模式因可以快速开拓中小商户而被大多公司采用,同时,代理商对大多共享充电宝的定价具有较高的话语权。

怪兽充电方面对中新经纬介绍,其在定价方面遵循市场化定价原则,针对不同的POI(点位),根据商户的品牌定位,消费者的消费水平,由代理商与商户达成一致来做定价。

“我们也会根据消费者的使用习惯、过往反馈,做一定定价调整,以最终给到他们合理的使用价格。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价格高一点,3元每小时至6元每小时都有。在景点和酒吧等高消费和高频率场所,运维成本、设备使用频率、折旧率会高一点,可能达到8元每小时?!惫质蕹涞缦喙毓ぷ魅嗽彼?。

有媒体报道称,为了降低成本,怪兽充电推出新的“直助代”模式,即由当地直营团队招募并发展代理商。截至2022年6月30日,怪兽充电约有43.2%的POI通过网络合作伙伴模式运营,而截至2022年3月31日,这一比例为38.9%。

那么,为何不给出统一的场景定价?怪兽充电方面则表示其并没有定价权。

“定价权不在品牌商手里,所有的价格都需要和商户进行商定,以商户的意愿为主。在现在流行的代理模式中,平台对价格的决定权就更弱了,主要由代理商和自己的商户自己约定?!惫质蕹涞缦喙毓ぷ魅嗽备嫠咧行戮?。

不过,怪兽充电方面同时表示,会对自家代理商作出价格方面的约束,以防止代理商作出不恰当的定价。

谁挣到钱了?

既然价格由代理商和商户商定,那在共享充电宝普遍涨价的背景下,他们挣到钱了吗?

成都商户陈女士介绍,她的店内放置了怪兽充电和街电两种共享充电宝,目前定价均为1.5元每半小时。这一价格是由代理商制定的,她每月的提成比例为50%至75%。

陈女士上一次收到怪兽充电宝的分成是在9月10日,分得了171.68元?!吧细鲈掠?0天没营业,一般每月来自共享充电宝的收入在200元左右?!背屡扛嫠咧行戮?。

对于当前1.5元每半小时的定价,陈女士表示,“还可以,毕竟太高了也没人借了,能持平水电和物业就心满意足了?!?/p>

新疆克拉玛依商户王女士也向中新经纬展示了她的收益界面。8月,她靠店内的充电宝挣到了150.33元,而7月的收益稍高,为167.61元?!拔颐堑昴诜诺某涞绫鄹袷?元每小时,提成80%?!蓖跖砍?。

和王女士同城的商户李女士将充电宝的收益称为“三瓜俩枣”,她表示“根本不指望充电宝挣钱”。

“店里的充电宝是3元每小时,价格是代理商制定的。安放充电宝最大的好处是方便,代理商说的分成、收益我压根没管,靠这个挣不了钱?!崩钆克?。

那么,钱被谁赚走了?

“如果能铺到500家商户,月入过万没问题?!弊龉蚕沓涞绫Υ砩獾耐跸壬嫠咧行戮?。据他介绍,代理共享充电宝可以0押金免费拿货,价格基本上由代理商说了算,收益则由商家和代理商商定分成。总的来说,铺得越广,赚得越多。

不过,商家能否赚到更多钱和位置等有很大关系,而对于代理商来说,也要平衡各种条件。

“租赁费用中,一部分由企业抽走,一般比例是10%,剩下的部分由代理商和商家商议分成。为了和其他品牌竞争,一般代理商会让利于优质点位的商家,让他们有更多的抽成。一个代理每天能跑的点位并不多,如果那些充电频次低的点位投放过多,不仅不能覆盖掉运维成本,算上人力成本,甚至还会亏损?!币晃还蚕沓涞绫η按右嫡叨灾行戮乘?。

怪兽充电曾在招股书中披露,其代理模式下的佣金费率为75%至90%。

据上述前从业者介绍,这意味着在共享充电宝的租赁收入中,75%至90%归代理商和商家,怪兽充电获得10%至25%,具体比例视代理类型决定,如大代理可以拿到90%,小代理则拿75%。同时运维和客户投诉由代理商承担。

该前从业者表示,一昧地追求数量并不一定能赚钱,做代理最重要的是多铺设优质点位,比如商场、KTV、洗浴中心这类消费时间长的场所,因为有更高的充电频次。

失去定价权,企业怎么样了?

在某种程度上,放弃定价权,是共享充电宝企业为换取市场份额的权衡,但也暴露出了共享充电宝模式的短板:价格越来越高,企业陷入亏损中。

以共享充电宝第一股怪兽充电为例,2022年第二季度,其移动设备充电业务方面的营收同比下降27.8%。净利润方面也由盈转亏,其净利润由去年同期的820万元转变为二季度1.85亿元的净亏损。

怪兽充电CEO蔡光渊表示,2022年上半年,疫情在上海、北京、深圳、天津、成都等城市的爆发,给怪兽充电在当地及其周边城市的业务都带来了较大的负面影响。疫情导致线下人流量骤减,怪兽充电的点位访问频次也随之下降。

曾发行招股书的小电科技则搁浅了上市计划。其招股书中曾透露,在2018年至2020年间,小电科技分别实现-0.36亿元、1.37亿元和-1.04亿元的净利润。

据报道,头部共享充电宝企业正努力寻找第二增长曲线,怪兽充电曾试图孵化白酒品牌,小电科技亦在招股书中表示要进军短视频领域,而由搜电和街电合并而来的竹芒科技正在开拓电单车共享充电桩?!驹鹑伪嗉?林羽】

来源:中新经纬

IT时代网(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,定时推送,互动有福利惊喜)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转载必究。
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,直通硅谷,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。LP均来自政府、互联网IT、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。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、通信、互联网、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。决策快、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。

相关文章
1小时最高10元!共享充电宝企业却还在亏损,钱被谁赚走了?
近期,共享单车、共享充电宝等涨价 “共享”消费为啥不便宜了
美团不同点位共享充电宝,收费差20元!客服称年轻人不在意几元钱...
共享充电宝越来越贵,为何怪兽却赚不到钱

精彩评论